“放风筝”与语文课堂教学艺术

“放风筝”与语文课堂教学艺术


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所   程一凡


  新课程提倡自主、合作与探究的学习方式,是新课程改革的一大亮点。它使课堂教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可喜之事。但是,在多次深入课堂听课后,明显感到,在具体的教学行为中还存在一些误区,或把自主、合作与探究变成“放羊式”,“放”之过度,或把它当作一种点缀,只是一种形式的简单体现,“控”之过紧,“收”之过快,这样,没能领悟其教学中辩证的艺术,将不能真正体现新课程这一理念。这不由使我想到了生活中的“放风筝”。
  每到放风筝的季节,我常常为那多姿多彩的风筝在天空自由遨翔、潇洒动作而喝彩,也为它时而徐行,时而快飘,时而起伏翻飞、花样多变而惊叹,获得一种美的享受。
欣赏后思之结果是:“风筝”尽显风采,美妙变化,是有一定学问的。必须把握好“放”、“控”、“收”三个环节。“放”即敢放、善放。只有敢放,“风筝”才能展开自由的翅膀遨翔蓝天,展现美姿;只有善放,才能使“风筝”变化多端,显示个性色彩。“控”即调控,操作者用线加以控制,并根据风向或具体场景的需要,变换角度以调控高低远近,这样,才能使“风筝”自由而不盲乱。而“收”,指在“放”的基础上及时地有条理地收回,收是一种总结,也是为了下—次更好地放,到此,才算完成了“放风筝”的过程。可见,“放风筝”是一门艺术。更蕴涵一种辩证法。“放”、“控”、“收”之间有一种内在而有机的联系,又有独自的功能,由此,我联想到新课程理念下的语文课堂教学艺术,如同“放风筝”一样,具有辩正的艺术。如果我们能从“放风筝”中获得启示,领悟其艺术技巧,把握好“放”与“收”的“度”,并灵活运用到教与学中去,做到收放自如,控制恰当,那我们的现代课堂教学现状将是另一番前景。
  一、教学中的“放”
  
语文以其强烈的主观性特点,为“放”提供了条件。在教学中,教师要敢于借助自己的指导放手让学生自己去思考、分析和理解并掌握所学知识。但目前对此存在两种误区:一是顾虑过多,不敢“放线”,人为地将学生思维这条线拉得紧。教学中的不敢放,犹如风筝受到牵制永远无法展示它的风姿而失去灵性和魅力一样,学生思维受到严重阻碍,压抑了学生个性,扼杀了他们的创造性,使课堂“教”与“学的双边互动变成了静止单边活动或简单的形式上的双边活动,显得死而无生气。这是“怕放”的结果。二是弃线“全放”,使教学犹如断线的风筝失去控制而飘浮不定,放任自流,课堂看似热闹而无章法,最后无效果。这是“乱放”的结果。
  “怕放”与“乱放”都会使课堂教学走入死胡同。那么,课堂教学中如何正确地“放”呢?
  1.更新教育观念,树立现代教学观和学生观,是“放”的前提。新课程理念提倡开放性教学,珍视学生独特的理解,这为教学的“放”提供了平台。为此,我们应该明确教学是教师这一主导的“教”与学生这一主体的“学”的一个互动问题,学生才是学习的真正主人,教师不能包办代替学生。如果看不到学生潜在的能力,把学生的学习期望仅仅理解为单纯的接受知识,束缚学生活的思维,那语文教学永远只能进入封闭状态。当代认知心理学认为,教学过程是调动学生全身心参与投入的认知过程,由此提高学生的认知加工能力,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开放课堂,由重教轻学转变为学为重心,教学统一。因此,只有给学生松绑,让其自由“展翅飞翔”,才能有所收获。明确了这一点,才能在教学中有意识地“放”。
  2.把准教材,吃透学生,交给学生学法,是“放”的基础。只有把准教材的重难点和关键点,教师才能准确地为学生设计具体的目标,引导才有效。也只有摸准了学生现有的知识水平及接受能力,才能把握好“放”的难度,让学生在学中尝到甜头,才有兴趣和激情参与教学中。同时,“放”包含了如何学,因此,教师要教学法,如将品读课文的方法及角度交给学生,明确如何根据不同的学习内容进行学习,并注意以新带旧的知识迁移,让学生带着问题去学、思、问、辨。只有这样,才“放”得放心。
  3.充分相信学生,强化学生主人的欲望,大胆放手,让学生自己钻研,这是落实“放”的关键。要真正培养学生的能力,就要敢放,并给学生创造宽松和谐的氛围,将课文或学习的内容交给学生。教师提出要求和问题,或让学生提问或引导学生自己去讨论解决,允许学生有不同的见解,鼓励他们多角度思考,充分发挥学生的主动性,展现其能力,让学生在生动的学习中增强获取知识过程的自动律,加深理解和灵活地运用。其间,教师成为讨论的组织者和参与者。教育改革家魏书生的课堂教学就放得开,显得活,值得借鉴。魏老师教什么,怎样讲,如何分析,甚至连考试都与学生商量。他的课上,讨论充分,并根据不同的学生程度,允许有的学生写生字,有的划重点语句,有的做习题,有的列文学知识简表。这一“放”的结果,学生对知识接受更快,理解更扎实,因为学生自己选择的学习内容和方式,更适合自己的需要,并在此同时,还要进行能力上的自我培养,在学习中学会自治与自制,这样使“学生比过去更想当和更会当主人”。可见,恰当的“放”,能解放学生的思维,激活灵性,充分展示和培养个性,智力得到最好的发展。正如放出去的“风筝”一样,更能显示自己多姿的个性色彩。
  除课堂“放”以外,根据语文本身的特点,还应适当把课堂“放”到课外,让学生参加社会调查和实践,去促进语文能力的提高。
  4.“放”而有序,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放”不宜求速求快,何时放,放多高,怎样放,要根据学生心理接受能力的特点,逐渐加强,让学生每行一步有收获,从而乐于围绕教师“导”中去探求知识。如果忽视学生的实际能力而“放”之不当,太快太难,只能让学生产生畏缩情绪而达不到“放”的目的。因此,逐步放,让学生由浅入深,由低到高走向光明的境地,就能收到柳暗花明之功效。
  会放能更好地把“教”与“学”结合起来,激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极大地发挥“内因”作用,个性和创造性的能力也得到培养,因此,课堂教学中必须重视“放”。
  二、教学中的”控”
  
教学中如不加以有效控制,就如断线的“风筝”很快失去风采,失去放的价值。因此,教学中的“放”必须加以控制,才能保证“放”的实效。我们可以利用控制论原理,加强“放”中的有效控制。
  控制论是研究某个研究系统中控制过程的一种方法论。控制论研究的对象是受调、自调系统的运动,是研究控制系统如何通过内部和外部条件的变化而进行自身的调节活动,以克服不确定性,使系统稳定地保持或达到一定目标的科学。控制论强调的是反馈原理,反馈就是先把信息输送出去。然后又将结果收回来,再利用收回的信息加以调整、校正自己的行为,对信息的重新输出起到控制作用,以趋向于某种特定的目标。为此要加强以下控制。
  1.定向控制。定向控制就是一种目标的控制。放总是为完成一定的目标进行的,正如“放风筝”要展现它的风姿必须由操作者借助“线”来控制一样,如果无的放矢,则导致漫无边际。教学中的“放”,既是要让学生放开脚步自由走,同时还要朝既定目标迈进。这就要求教师在“放”前将该次训练目标的有效信息输给学生,无关的信息不要输出。这样,不致于使无效信息干扰而淹没了有效信息。然后在此目标控制下,放开让学生自己去明题、思辨、讨论,并随时在学生中加以引导,并根据学生讨论、发言的反馈情况进行及时处理,对失控情况进行调控、校正,使课堂教学始终不偏离方向。
  2.定度控制。“放”要把握好“度”,既要让学生努力为之能尝到甜头,又不能太简单让人轻而易得。因此,在“放”中给的目标以及提出的问题的难易度和深浅度上要把准,要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和心理实际加以控制。因为要求过高,学生感到自己难于达到而丧失信心,激不起求知欲望;要求过低;学生又感到索然无味,失去学习的积极性,犹如风筝放得过高难以让人看清,甚至失控,放得过低又无法展示其风彩而失去意义。因此,教学中的这条控制线高低深浅须恰当,才能发挥应有作用。
  这里“控”与“放”看似一对矛盾,实则是统一的。“控”只是在大目标和要求上限制,而其他如何分析、思维、理解却是放开的。因此,两者各行其责,都指向学生能力。
  三、教学中的“收”
  
放风筝寓着收,同样,教学中的放也寓着收。“收”,是指在学生独立思考、分析、理解和讨论的基础上,由教师或学生及时对有关问题有针对性地进行归纳和总结,把学生的自学所得,引向一定的深度和高度,使之对所学知识明确化、条理化、科学化,将学习方法不断完善和优化。如果只“放”不收,犹如抛弃风筝而无价值,教学就无效果;如果“放”而乱收,犹如使收回的风筝乱线一团,显得杂乱无条理,教学也就无意义。“放”得开,是为了收得广;“控”得当,是为了收得实。那么如何收呢?
  1.把握好“收”的时机。将学生思考、讨论的分散的零星的认识集中起来,并尽量从规律上加以总结,易于学生把握,从中学会学习,为今后的自学,大胆地“放”打基础。
  2.在学生自学、讨论后最渴望教师的评讲时收,就恰到好处。将学生对问题的分歧意见引到统一的认识上来。当然,有的问题不必强求统一,只要言之成理就行,对有创见性的加以肯定和表扬,以激发学生的创造性。
  3.学生的理解难免有偏颇之处,在收中不应回避,应将错误的或片面的认识明确,并给予纠正,使学生的思维每次都能得到锻炼。
  教学中通过及时的调控和及时的收,使教学效果与教学目标的差距及时得到反馈,每个学生也能及时了解自己目标达到的程度,从而为积极主动参与学习并获得成功而高兴,对存在的问题也能主动地去解决。
  总之,放风筝是一门艺术,教学更是一门复杂的艺术,而“放”、“控”、“收”则是具体的操作艺术。只要如放风筝那样收放自如,控制得法,必将带来三者的高度和谐与统一,“教”与“学”也必然和谐统一,进而提高教学效果。这样,学生的学习兴趣会得到提高,自学意识得到加强。能力得以保证,目标得以实现。“放”、“控”、“收”这一教学的辩证艺术的优越性就会显示出来。